共有234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许渊冲:什么才是好的翻译?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admin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贴子:1090 积分:10129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3-12-30 16:34:32
许渊冲:什么才是好的翻译?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7-16 10:32:12

(文章来自光明日报,作者许渊冲)

[前言]你觉得自己是个好翻译吗?或许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对于“好翻译”的定义本身就有难度。不过许渊冲老爷子,这位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得主,2014年国际译联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对这个问题可是有着深刻的思考的。


二十年前,翻译界掀起了一场关于《红与黑》译本的论战。上海《文汇读书周报》把译本分为“等值”和“再创造”两类。当时有学者在香港翻译会议上说:“‘等值’类指译文句子结构与原文形式比较贴近,并较准确传达原文的意义。‘再创造’指译者对原文的形式与结构进行了艺术变动。译文中注进了译者的个性。读者选择的结果如下:选择‘等值’类的占78.3%,选择‘再创造’类的占21.7%。说明喜欢‘等值’的读者占大多数。”把译文分成“等值”和“再创造”两类对吗? “等值”的译文不需要再创造吗?“再创造”的译文不等值吗?这都需要举例研究。我们先来比较《红与黑》第一章第一句的两类译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admin
  2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贴子:1090 积分:10129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3-12-30 16:34:32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7-16 10:33:04

1.(等值)维里埃尔(Verriere)这座小城可以算是弗朗什-孔泰那些美丽的城市中的一座。


2.(再创)玻璃市算得是方施—孔特地区山清水秀、小巧玲珑的一座小城。


第一种译文的“维里埃尔”完全是音译,但原文前半分明是玻璃的意思,所以第二种译成“玻璃市”,比起音译来,哪种译文和原文更等值呢?音译没有传达任何意义,要说等值,恐怕远远比不上再创的译文吧。第一种译文说“美丽的城市”给人的印象是城市的建筑美丽,并不包括山水在内,但是《红与黑》第一章同一段接着就描写玻璃市的山水,而且原文分明说的是“最美丽”,这就可以包括山水在内,可见第一种译文翻译的只是一句之内的字,而不是全段之内的“意”。至于“小巧玲珑”,1950年我三次走过法国和瑞士的边境,发现那里的小城真是“小巧玲珑”,所以这个再创的译文不但是译了原文的字,而且译出了原文的“意”,使读者更了解原文的内容和形式。这种译文比起第一种来,哪种更和原文等值呢?恐怕第一种只是形式上等值,而第二种才是内容上等值吧。


也许一个例子不够,我们再看第二例吧。两种译文分别是;


1.(等值)我喜欢树荫。


2.(再创)大树底下好乘凉。


有学者认为第一种译文“句子结构与原文形式比较贴近”,但有没有准确传达原文的意义呢?笔者认为没有,因为原文上下文中,市长高傲地把自己比作大树,他说“喜欢树荫”,正是因为他这棵大树底下好乘凉。所以第二种译文其实更传达了作者的原意。


这场关于《红与黑》翻译的论战给翻译界留下很大影响。随后几十年间,形式上对等的翻译理论一度流行,如社会科学院有学者提出“形似而后神似”论,北京大学有学者提出“最佳近似度”,复旦大学有学者提出“紧身衣”译论等,多是西方对等译论在中国的延续,但真正等值的创译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其实,西方翻译界提出对等译论,因为西方语文如英、法、德、意、西等,据电子计算机统计,约有90%可以对等。而中国语文和西方语文不同,据电子计算机统计,只有不到50%的语汇可以对等。那不对等的一半怎么办呢?朱光潜、钱钟书二位的答案是:“艺之至者,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联系到翻译的艺术上来,就是说:文学翻译的最高原则是要发挥译者的主观能动性,运用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而又不违背原文的内容。西方的对等论只要求“不逾矩”:是低标准;中国译论要求“从心所欲”,是高标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admin
  3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贴子:1090 积分:10129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3-12-30 16:34:32
  发贴心情 Post By:2015-7-16 10:33:28

 

下面举个例子说明。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气势雄伟,“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三个“一截”,英美译本、北大出版社译本都译成piece,不能表达原词的雄伟气势。中国翻译公司却译成:


I’d give to Europe your crest.(山峰或顶部)


And to America your breast.(山腰或中部)


And leave in the Orient the rest.(山脚或余部)


这才能表达原文世界大同的理想,传达原文的意美;译文有韵,传达了原文的音美;译文整齐,传达了原文的形美。


再举一个例子,毛泽东《为女民兵题照》中的名句:“不爱红装爱武装。”美国诗人恩格尔和他夫人聂华苓的译文是:


They like uniforms,not gay dresses.(她们喜欢军装,不喜欢花哨的衣服。)


这是相当典型的西方对等译文,也符合中国“形似而后神似”的要求。但这些都是形式上的对等,内容上是不是对等呢?原诗形式上的“武装”在内容上表示的却是英雄主义。富有意美;“爱”,和“不爱”有重复的音美;“红装”和“武装”有对仗的形美。原文的“三美”在对等派的译文中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怎么能算等值的译文呢?那么,中国学派的译文又是怎样传达原文“三美”的?我们看看中国翻译公司的译文: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to powder the face


(她们)敢于面对硝烟,不爱涂脂抹粉。敢于面对硝烟。表现了女民兵的英雄主义,这是意美;英文face当名词是“面孔”,当动词却是“面对”;powder当名词是粉或炸药,当动词却是抹粉。“面孔”和“面对”在英文是同一个词face,“抹粉”和“炸药”也是同一个词powder,所以译文也有重复的音美;“面对硝烟”(face the powder)和“涂脂抹粉”(powder the face)的译文对称,又有对仗的形美。这样译文就传达原文的“三美”了。这就是中国学派“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一个例子。到底什么是好的翻译,怎样的翻译更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读者从上述例子中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许渊冲: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得主,2014年国际译联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许渊冲:什么才是好的翻译?








签名  

Abercrombie,Abercrombie Deutschland,Abercrombie München,Hollister,Hollister München,Hollister Deutschland,Hollister Online Shop,Nike Free,Nike Free Run,Nike Schuhe,Nike Air Max,Louis Vuitton,Louis Vuitton Taschen,Louis Vuitton Online Shop,Louis Vuitton Outlet,Hollister,Hollister Stockholm,Hollister Sverige,Louis Vuitton,Louis Vuitton Väskor,Louis Vuitton Stockholm,Louis Vuitton Väska,Louis Vuitton Neverfull,Ray Ban,Ray Ban Solglasögon,Ray Ban Wayfarer,Ray Ban Aviator,Nike Free,Nike Free Run,Air Max,Nike Air Max,Nike Skor,Ralph Lauren,Polo Ralph Lauren,Ralph Lauren Sverige,Ralph Lauren Outlet